首页>伊洛纳>正文

《伊洛纳elona》所谓爱情,就是染上对方的颜色

今天又是没到8级的一天 2020-04-25 22:32:17

歌词镇楼!
完结啦!!!

《伊洛纳elona》所谓爱情,就是染上对方的颜色

前言:本贴是大小姐和侦探隆奇的同人文,鉴于楼主的水平,仅限于补充剧情,其他的,就
真的一滴都没有了.jpg
人总是会变的,金雀花的大小姐一开始并不是像现在这般沉稳,侦探隆奇也不像现在这般失魂落魄。

《伊洛纳elona》所谓爱情,就是染上对方的颜色

《伊洛纳elona》所谓爱情,就是染上对方的颜色

那时的大小姐还不是金雀花的雀魁,大小姐的名头前面还不能加上金雀花,尚不是托马特的一代顶梁柱,她还只是一个大小姐,带着金雀花的骄傲。

《伊洛纳elona》所谓爱情,就是染上对方的颜色

隆奇也还不是那个默默守护在她后面的侦探,那时的他,只是一个痞子冒险者,不务正业,

只会骗其他冒险者的钱,自己认为意气风发的过着自由的日子。

《伊洛纳elona》所谓爱情,就是染上对方的颜色


他们俩的故事,从贾比王尚未离开时就开始,那时的他们都看不起对方,一个是傲慢的大小姐,一个是酒鬼冒险者。 
后来发生的一件事,彻底的改变了他们。
故事,就这么开始了。
佩吉到现在还记得,他们两个是怎么相遇的。
当时的她,被金雀花雀魁命令,前去北提里斯进行为期两个月的历练。
那时天真且骄傲的她接到命令就义无反顾的离开泽纳恩群岛,隐去金雀花的名号,作为一名普通的冒险者踏上了北里提斯。
佩吉第一站来到了卡普尔港,遇见了一个酒鬼,发色是罕见的白发卷毛,穿着十分凌乱,眼神朦胧。
年轻的她还不知道,那将是她一生的挚爱,只是觉得此人太过随便,不合金雀花的规则,只扫了一眼就厌恶的坐在了另一边。
隆奇也打量着这个看起来就很好骗的新手冒险者,虽然自己现在喝多了酒有点上头,朦朦胧胧地看不清她的脸。
不过看她一头秀丽的黑色长直发,还穿的光鲜靓丽的,单独一人,笨拙地向调酒师打听着消息,心里就打定注意要捞上一把。
于是隆奇上前去,边说着话,边对调酒师打了个眼色:“这位小姐,是想打听什么消息吗?我可是远近闻名的万事通,想知道什么找我更好。”
调酒师看到了隆奇另一只手上拿着的金币,对佩吉点点头:“是的,隆奇是我们这最了解那些小道消息的冒险者,你找他吧,我现在要去做生意了。”
佩吉听到这番话,皱着眉头看着眼前一身酒气的男人,心里有些半信半疑,但看着调酒师已经走向另一边,还是开口问:“我刚来这不久,你知道要怎么开始一段历。。。。。。”
话音刚落,隆奇就说了出来:“席娜的屁股可是极品!”
佩吉噎了一下,冲着隆奇大喊:“这是什么鬼!”
而后又好奇的默默问了一句:“真的吗?我和她比怎么样?”
隆奇了然的点点头,说:“真的,这事所有人都知道,你可比不了。你要不信,我可以带你去看看,不过得付钱哟。”
佩吉本来对此嗤之以鼻,但是实在是想看看什么屁股能被称为极品,再加上那句戳心的“你可比不了”,女性的好奇心和攀比心被完全调动,最终还是跟着隆奇到了韦尔尼斯。
看完了席娜,佩吉默默的在本子上写下了要塑身的计划。
“盛惠盛惠,一共1000金币!”隆奇搓了搓苍蝇手。
佩吉下意识要付钱,可拿出钱包一看,1000金币不多不少,又想到自己起码还要过一个星期才会有工作,顿时陷入了沉默。
佩吉带着点不好意思的神情,同时理所应当地说:“可以便宜点吗?我还要留点生活费,1000金币太多了。”
隆奇立马就换上恶劣的表情说: “你想赖账?这可不行!”
佩吉大小姐的性子彻底被激发了出来:“可是你这1000金币也太多了,你不过就带我过来看个人而已,看来你果然不是什么好人,酒鬼,离本小姐远点!”
隆奇靠近一步:“嚯嚯,演起来了,装什么大小姐?”
“再过来我就不客气了!”
“来啊,谁怕谁!”
佩吉上前刚要好好的给他一个教训,结果反而被他远程攻击给打败了,只能含恨看着他拿走了那1000金币。
隆奇酒稍微醒了一点,借机认真的端详了一下佩吉,发现佩吉的容貌刚好是自己的理想型,不由得有些后悔,但为了南提里斯,还是狠了狠心,拿走金币,转身就跑。
佩吉从此打心底里讨厌上了他。
从这件事以后,惨遭社会毒打的佩吉艰难的度过了第一个星期。
再一次来到酒馆接委托的佩吉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白色卷发,当即怒不可遏,上去就准备开打。
隆奇意识到身后有杀意,转过身,轻轻松松的制住佩吉,按在自己的怀里。
佩吉剧烈挣扎着 “混蛋!酒鬼!”
“别急着骂我,这里有个高奖金委托你做不做?”隆奇淡定说道。
根据这几天的观察,佩吉什么委托都接,然而以她面目前的等级并不会接到什么高等级的任务,也就是说,佩吉现在很穷。
在心里默默推理完的隆奇等着她的回应。
“我才不会和你一起做任务!”
“那1000金币也可以还给你哟~”
“我呸。。。。。。成交。”
本来想拒绝的佩吉突然没办法继续,前面社会的毒打实在太可怕了。
历练,这也是一种历练,佩吉想着。
隆奇慢慢松开佩吉,一边对佩吉简单的介绍了委托情况。
隆奇指着任务栏上的挂委托单说:“这个任务是叫我们送一位大人物去王城,可路上刺客太多,需要至少两人来完成。”
佩吉好奇的问道:“大人物?去王城?委托金多少?太少的话本小姐可不干。”
“5万金币。”
佩吉倒吸了一口冷气:“这么多?那这个任务应该很难吧,还有,怎么分?”
隆奇不以为然的说:“不难,只要我们带够脱离卷轴就行了,分的话这次就46分,你4我6,看你能力,下一次就55分。”
“成交,不过你可别说谎,说谎在我们那里可是要被消除的。”
“好的好的,大小姐。”隆奇低头收着东西,敷衍了事。
两人先接了委托,再带着大人物到魔法店买足够多的脱离卷轴,一路长途跋涉,遇到刺客就使用卷轴,最终顺利的完成了任务。
“我觉得你是个很好的合作伙伴,大小姐。”隆奇一边接过委托金一边对佩吉说。
”你也还不错,酒鬼。”佩吉反讽了一句。
“那我们?” 
“只是暂时的合作伙伴,我只是出来历练的。”
“行吧,大小姐,那就让在下带你感受一下什么叫冒险吧!”
“走吧。”
于是在接下来的一个半月的时间,佩吉跟着隆奇走遍北提里斯,对于冒险开始慢慢熟练起来,并逐渐开始成为一名真正的冒险者,虽然这些日子过的十分艰难,但她也从中体会到了自由的味道,感受到了没有金雀花规矩的束缚的生活。

《伊洛纳elona》所谓爱情,就是染上对方的颜色

《伊洛纳elona》所谓爱情,就是染上对方的颜色

《伊洛纳elona》所谓爱情,就是染上对方的颜色

《伊洛纳elona》所谓爱情,就是染上对方的颜色

一天,隆奇接到了一个不同寻常的委托。

“嘿,佩吉,这次的委托不在是像之前的那样,这次我们得去泽纳恩群岛了,委托上说:‘泽纳恩群岛的托马特居民反应:那边的恶势力太多了,需要我们去调查一下原因。’怎么样,你和我一起去吗?”
泽纳恩的托马特?这不是金雀花的城市吗?我家?恶势力?
佩吉发现事情变的复杂起来。
佩吉问道:“恶势力?什么样的?”
隆奇翻了翻雇主给的资料:“看描述好像是黑帮一类,但是查不到他们的老大究竟是谁,这次任务应该会非常危险,你好好考虑一下。”
“不用考虑了,我和你去。”佩吉坚定地说,“那里是我的家乡,我得去看看怎么回事。”
隆奇有些吃惊地看了佩吉一眼。
收起资料,他站起身,对佩吉说:“走吧,大小姐,我们现在不能仅限于看资料,得去泽纳恩群岛暗中搜查,侦探总要到现场看看。”
佩吉听完,反应过来,嗤笑一声:“侦探?你?开玩笑呢吧,不过是一个骗钱的酒鬼!”
“侦探是酒鬼怎么了?王城那个著名的侦探就是酒鬼,至于骗钱。。。。。。你应该知道我现在已经改了。”
“你可别说谎,我们那里说谎可是要被打死的!”
隆奇听到后憋不住笑,说:“噗嗤,这么大个人了,还开玩笑呢。”
佩吉争辩:“没开玩笑,我们。。。。。。”
“行了行了,我这次真是为了打击罪犯,打击罪犯你知道吗?”
“哦。”
“走吧,从上船划到泽纳恩群岛还要好一段时间,我们得先去买点东西,地图和指南针,还有食物加水,可别忘记了柠檬,哦!对了,还得带上钓竿,免得食物吃完了。”
“然后呢?”
“然后我们得去欧嘉船长那里,虽然他的主船毁了,但他还有条小船,我们可以慢慢划过去。”
两人买完东西后就上了小船,给了船长500金币后就乘着小船离开了卡普尔港,在大海上奋力向泽纳恩群岛划去。
在小船上,两人都保持着沉默,直到看不见卡普尔港的灯塔时,隆奇忍不住开口问道:“你是泽纳恩人?”
佩吉听到这句话,认真且带点骄傲的看着隆奇说:“我是泽纳恩群岛,托马特城市的大小姐。未来的金雀花雀魁!”
“这么说,你确实是大小姐?”
“货真价实的,你呢?真是一个侦探?”
“我虽然一开始不是侦探,但是我和王城的马库斯侦探是酒友,我们一起喝酒的时候他说了很多关于查案的诀窍。” 
佩吉狐疑的问道:“听的?能有用吗?” 
隆奇划着桨:“当然了,不一定全部都有用,可也有查案所需要的一些基本知识,等上了岸,我就给你看看我所学到的东西。”
“行。。。。。。”佩吉还是不大相信隆奇仅仅通过道听途说就能成为一个侦探。
接下来的3天,两人就交替着划船,不过大部分的时间都是隆奇在划,佩吉每次想上前的时候都被隆奇拦下了,当她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,隆奇总是说:“我还有很多力气,你是女生,我怎么能让你来,等我实在没有力气再说吧。” 
见隆奇固执的样子,佩吉只好在隆奇无力时抢走木桨,等隆奇恢复过来时,又奋力向前划才肯递给隆奇。
在他划船的时候,佩吉也没闲着,她拿起甲虫饵钓竿,在水面上架设好,等待鱼儿上钩,来补充船上所剩无几的食物。
在船上的这几天,两人无话不谈。
也许是某一个小时,也许是某一分钟,但更可能是某一秒,他们凝视着对方,仿佛在对方的眼里看到了星光。
爱上一个人也许只要0.01秒,但需要一段时间去确认自己是否真的爱上了。
或许这就是爱神丘比特的安排,在船上独处的时间,让他们深陷爱情的漩涡。
一星期后,两人终于踏上了泽纳恩群岛的土地。
他们把小船停在托马特酒馆后面木板平台的旁边,悄悄溜了上去。
两人商量好了计划,决定兵分两路,隆奇去向托马特的调酒师打听消息,佩吉则向现任雀魁询问情况并进行汇报。
隆奇带上帽子,装作是另一个城市的冒险者,来到柜台前,掏出金币,向调酒师示意了一下:“我想知道一些消息,以便我在这座城市的冒险。”
调酒师见隆奇手上的那一大把金币,就说起了托马特人人都知道的消息:“这里表面上看起来是由金雀花家族管理着,可实际上,这里是由黑帮统治着,甚至,不瞒你说,我怀疑里面可能有泽纳恩的阴谋。”
“泽纳恩的阴谋?”隆奇装作好奇的样子追问道。
调酒师一边擦着杯子,一边心不在焉地说:“是啊,之前泽纳恩的贵族,虽然已经没落了,但是贵族瓦尔德克最近好像经常来托马特的感觉。”
隆奇在心里默默记下了这个名字,向调酒师点了一杯库莱姆酒,趁调酒师专心调酒时继续问他:“黑帮呢?”
调酒师认真调着酒,说:“黑帮我也不是很清楚,只知道有黑帮,但是不知道谁是老大。”说完,把库莱姆酒递给了隆奇。
隆奇接过酒,喝了一口,又掏出了一些金币,问:“还有吗?”
调酒师看着金币:“在托马特,有个商业大亨挺出名的,之前他打过仗,还被称为‘朱伊安的英雄’,退下来之后就变成贸易大亨了,哦,对了,他叫布隆。”
隆奇打听完消息就前往两人约定好的地方,等了一会才看到佩吉匆匆赶来。
让我们把时间线调回一小时之前,现任雀魁的办公室里。
佩吉是偷偷溜过去的,她悄无声息的从房子的后面,发现没有附近守卫后使用造门术打开了一个通道。
“佩吉!你怎么现在回来了?”雀魁看到佩吉出现在自己的办公室,显的相当吃惊,“你的历练还有半个月才算完成呢!”
“母亲大人,我是因为托马特出事才赶回来的,话说回来,您知道最近的黑帮事件吗?”佩吉急忙问道。
雀魁沉思了一会,就像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,看着佩吉说:“你知道,托马特是一个靠海的城市,靠海就使得托马特变的极为富有,其中我们金雀花家族就是因为这个发家的。”
“托马特是一座相对来说比较新的城市,它不可能一开始就有管理者,最开始的时候,是几大家族共同管理,其中就有金雀花家族。”雀魁骄傲的说。
“后来几大家族不满足于一同管理,争斗便开始了。”
“第一代雀魁凭借着之前几代人所积累的财力,成功夺得这座城市的头筹,又凭借着其过人的手段与极高的人格魅力成为托马特的唯一管理者!”
“她还在托马特各处种上了代表金雀花家族的植物——金雀花。”
“金雀花家族就管理托马特至今,但近来,我们的管理变得有些衰弱,因为这几年对码头管理不严,众多水手与海盗一齐涌到这里,造成城市里人员鱼龙混杂,黑帮处处林立。”雀魁停顿了一下,显得有些懊恼。  
“而我们,金雀花家族,在对这些不法分子的制裁却受到了暗中掣肘。”
说到这,雀魁表情严肃了起来。
“但是家族只能查出来有泽纳恩人和朱伊安人联手的痕迹,似乎是商业大亨布隆在暗中下令,但我们没有证据,无法对其进行搜捕。”
雀魁叹了一口气,继续说道:“这就是为什么黑帮横行,金雀花家族逐渐衰弱的原因。”“为了解决这个问题,家族不得不暗中发布委托,以便可以凭借外来的力量调查清楚幕后黑手,对了,好像这几天就有一个侦探和一个女孩接了委托。”
雀魁说完了,看了看佩吉,不免有些疑惑。
发现是自己家人发布的委托,赚自家人钱的佩吉有些尴尬,但听到托马特居然已经沦落自此,大为震惊。
佩吉向自己的母亲表示会辅助那名侦探完成这次委托,随后从原来的路又偷偷溜回去了。 
 现在重新回到原来的时间线,佩吉和隆奇两人互相说明了自己打听到的情况。
“那么现在的情况就是:金雀花家族日渐式微,背后有泽纳恩人和朱伊安人的操纵,商业大亨布隆嫌疑很大,但奈何没有证据。”隆奇简单的将重点挑出来,将其整合成一句话。
“那么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收集证据。”佩吉想了想,说:“但是要怎么收集呢?”
隆奇思考了一会,给出了自己的判断:“根据我们现在已有的线索,泽纳恩贵族经常来酒吧,那么酒吧或者酒吧的外面一定有什么东西是他必须来的,而且我觉得外面可能性更大。”
“而朱伊安人,我们一般有一个几乎致命的习惯:办公室会藏着很多秘密。所以我们需要进入布隆的办公室,但门口有两名守卫,这个我们得好好规划一下。”
两人先对酒吧内部及其周围进行了为期一周的踩点,外加相当详细的搜索,果不其然,在酒吧后面的平台上发现了一些痕迹:某几处地方磨损较严重,旁边的木桩还有绳子捆绑的迹象。
“现在我们知道,这位贵族来酒吧是有规律的,一周来两次,喝完酒之后就会到酒吧的后面,接近20分钟才会回到原来的位置上,在联系平台上搜索出来的痕迹,我推断,应该是有人乘坐小船到这来与贵族汇合。”隆奇说道。
“现在,我们第一个任务明确了,先贵族一步躲到那个大木桶里面,看看能不能偷听到什么消息。”
“好的。”
制定好计划,佩吉和隆奇就提前进到木桶里面,隆奇一开始提出计划的时候还没想太多,结果刚进来,看着近在咫尺的佳人,瞬间红了脸。
佩吉则是感觉到空气突然热了起来,想着自己和隆奇的距离(害羞〃∀〃),想到了一个问题,就稍微靠近了一点隆奇,凑到他的耳边轻声说:“我们要在这里等多久啊_”
隆奇差点就控制不住自己,强迫自己镇静下来之后,回道:“大概还要10分钟。”
于是两人就这样相互沉默着等了10分钟,期间想了什么请各位自行脑补。
贵族瓦尔德克按照预计的那样,走向了木桶旁边。
佩吉和隆奇尽力屏息,认真听着贵族的动静。
他们听到有人划船的声音,停靠,上岸,有人说起了话,但隔着木板听不真切,只能听到只言片语“布隆大人......问好,要......进行.....下一步,放松.....警惕,最终......雀......下台。”
“好......知道了。”
随后又听到了划船离开的声音,另一边的脚步声也慢慢远离。
两人又等了一会,才从木桶出来,利用造门杖从旁边离开。
“他们下一步应该就是想要放松金雀花家族的警惕,以便自己可以上位。”隆奇分析着,有些担忧的看了看佩吉。
佩吉听完,当机立地说:“那我现在就过去告诉我母亲,让她谨慎一点,时刻注意布隆他们的行动,我们在老地方汇合。”
“好!”
20分钟后,两人汇合。
“我母亲已经知道了,金雀花做好了准备,接下来看我们的了!”
“下一步,我们要想办法进入办公室,获取他们证据。”
“门前的守卫要怎么处理?”佩吉问。
隆奇思考了会,看到远处的酒吧,顿时眼前一亮:“我们需要一些香醇的威士忌,让他们喝醉之后,以为对方是敌人,自相残杀,然后我们偷偷溜进去。”
“就这么定了!”
佩吉前去旅店买酒,隆奇则在旁边的铁匠铺铺装作要买武器的样子,时不时观察办公室的布局。
等到佩吉把酒送出去,两个守卫都发了酒疯,两个人刚要进去时,亚瑟却带领着一帮守卫将他们俩拿下。
“什。。。”
当他们疑惑为什么会被发现,在守卫押送他们进入托马特监牢的路上,隆奇发现他们一直汇合的地方并不是没有人在的。
只是他的存在感太过薄弱,一般人根本注意不到:就在隔着一盆金雀花的地方,有一名守卫一直站在那里。
被关进监牢那一刻,隆奇知道,这次委托失败了。
得知他们两个被抓的消息,雀魁立即动用自己现有的力量,将他们俩释放出来。
在等待被放出去的几天里,隆奇曾被叫出去一次,佩吉等他回来问他发生了什么,隆奇却含糊其辞。
出来之后,雀魁宣布佩吉的历练已经完成了,要开始进行继位的准备。
佩吉听到母亲要这样安排,有些措手不及,她看着旁边的隆奇,状似无意的问道:“呐呐,你之后可以留在我的身边,帮助我管理托马特吗?”
隆奇沉默了一会,装作不在意的说:“不了,我更想要的是自由的生活,待在那种束缚的环境,说什么我都不去。”
佩吉听了这句话,低下头,忽的带着哭腔说:“我们那里,说谎可是要被打死的。。。”
她停顿了一会,抬起头时已经是要哭不哭的样子:“不要给我这个机会,”深吸了一口气,“以后我不会再哭了,这不符合我的身份,你走吧,离开托马特。”

《伊洛纳elona》所谓爱情,就是染上对方的颜色


5年后。
托马特新任雀魁上任前夕。
“金雀花大小姐,您的头发颜色真漂亮,是天生就是白色的吗?”发型师问道。
“不是,我原来的头发是黑色的。”
酒吧里。
“诶诶,你们知道后面有一个落魄的黑发男人吗?”
“哦,是他啊,我知道,听说是一个侦探,和他掺上关系可没什么好果子吃。”
“那你知道他的名字吗?”
“这个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5年前,监牢内。
 亚瑟对着隆奇说: “你居然帮着金雀花家族,我们老大说了,你不可能再留在托马特了。”

伊洛纳

伊洛纳 5.27好友系统上线

下载游戏

扫码下载

怎么快速找到这里?
1.在Safari浏览器里点击功能按钮,在功能栏里选择添加主屏幕。
2.根据操作指引完成雷霆平台的屏幕图标添加,便可以快速达到啦。

怎么快速找到这里?
通过手机浏览器收藏该页面,或添加至手机桌面即可。

返回顶部
关闭

预约成功

恭喜,你已经成功预约《》!
游戏开测前,我们将会第一时间通知你~

确定